Home 未分类 > 麻豆传媒最有名的几部

麻豆传媒最有名的几部

不管在任何时候,只要是对仙宫过往还知道一些的人提起紫萝,语气都十分复杂。因为那是一个谁也不能理解的疯子,一个会给自己磕头的疯子。

然而哪怕就是齐天这样的人,在提起紫萝的时候也充满了敬佩。

“自我。”

齐天的总结就是这两个字,齐天说:“紫萝是一个没活在束缚之中的人,所以他也是一个很恐怖的人,到了他那个境界高度那个实力水平,不守规矩其实很危险。他具备灭世之威,就连青莲和轩辕也无法制约他。”

陈少白:“我家先祖就是牛逼啊。”

齐天看着陈少白认真的问道:“你真的是紫萝的后人?”

陈少白:“为什么你不信?”

齐天:“没听说紫萝姓陈啊……”

陈少白:“姓什么只是一个符号你懂不懂?我说我是紫萝的后人我就是,你看看我这放-荡不羁的性格,难道不是遗传吗?”

安争:“没准真的会有什么奇遇呢?”

他往四周看了看,转过这片鲜花繁茂的园林,竟然是一片看起来规模不小的沙漠。

齐天:“这就是紫萝最让人觉得不能理解的地方,别人都养花养草养宠物,他在自己的后花园里弄了一大片沙漠,没事就光着屁股躺在沙子上晒太阳。”

吊带连体衣美女唇红齿白身姿轻盈居家慵懒写真图片

安争:“……”

齐天往前指了指:“再往前走大概三四里,就会看到一个在沙漠之中的土楼,建造的时候就故意弄的很残破,当时有人问紫萝为什么要建一座这样破旧的土楼,他说是情怀。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怀。土楼上下两层,很多窗户都是破的,里面的陈设也极简陋。但是他却招来了十几个漂亮的女仙在里面做招待,闲着没事他就去那里买酒喝。”

“买酒喝?”

陈少白都有些不理解了:“那不是他自己的地方吗,为什么还要买酒喝?”

齐天耸了耸肩膀:“情怀。”

安争摇头:“我也不是很懂这到底是什么情怀。”

三个人穿过沙漠,齐天一边走一边继续介绍紫萝这个人:“他喜欢穿着白色的麻布长衫,光着脚在沙漠里走,披散着头发,像个神棍。在阳光最好的时候,就会光着屁股随随便便躺在什么地方。然而让人费解的是,他怎么都晒不黑。”

安争道:“总感觉他心里藏着什么永远也不能说出来的故事。”

齐天:“那就不知道了,没有人了解紫萝,哪怕他是三位仙帝之一,接受万民朝拜。仰慕他的女子千千万万,臣服他的修士万万千千,但真的没有一个人了解他。他总是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事,看起来真的就像是个疯子一样。有人说他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虽然生活在仙宫,但和这里格格不入。”

正说着,三个人就远远的看到那座土楼了。

真的是,太残破了。

“虽然刚才你说了残破,但是看见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惊讶了一下,这哪里是残破,而是盖起来的时候就太敷衍了吧?”

陈少白指着远处那土楼:“窗户基本上都没钉上,木板子七歪八扭的。土墙也是,根本就是泥巴硬堆起来的吧。在这个地方,随随便便 一阵风,那土楼里的人就能被沙子埋了。”

齐天:“进去之后你就知道了。”

安争他们离着还远的时候就看到土楼那边围着很多人,虽然三个人都已经改换了容貌,但难免有些担心。不过到了近处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人注意他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土楼外面站着的那几个身穿锦衣的人身上。

“这里是我们赫连家的,是大羲官方认可的。”

站在前面的那个中年男人说道:“赫连家在这里的权利,是大羲承认且维护的。所以还是那句话,还是那个行情。想进去看看的,每个人一块金品灵石。赫连家虽然算不得什么,但好歹在大羲数百年不倒。诸位若是守规矩,交灵石进门,咱们相安无事。若是想要硬闯的,那不妨试试。”

这里是大羲控制的范围,谁也不敢胡乱造次。

而且一般来说想碰运气的,都是大羲下属各个小国的人。他们怎么可能真的敢得罪大羲的家族,任何一个能在仙宫里控制一片区域的家族当然都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

“里面会有宝物吗?”

有人问。

赫连家的那个人摇了摇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反正我们家族的人已经搜查过了,什么都没有发现。也许这里需要有缘人才能有所奇遇吧,反正我们不行。不过这里面倒是还有一些已经存放了万年的美酒,还能喝。一部分已经带走了,一部分留下,大家进去之后看自己的缘分了。”

“再贵的酒也不值一块金品灵石,一块金品灵石能买下多少酒了?”

有人转身离开。

有人窃窃私语:“我觉得咱们应该进去,这可是三位仙帝之一的紫萝最喜欢来的地方,真的没有什么宝物?那可是仙帝啊,随随便便家里的一件摆设也是至宝。没准,那酒瓶子就是宝物呢。”

“你想的太多了,赫连家的人已经进去搜查过了,能剩下个屁?!”

“这可不好说,昨天在轩辕皇宫一座大殿里的事你没听说?有一男一女发现了暗藏空间,在里面得到了无数的宝物,直接崩碎了暗藏空间逃跑了。据说那两个人进去的时候也就是囚欲之境的修为,出来之后已经直逼小天境!就连当时在场的澹台家的高手都阻拦不住,让两个人大摇大摆的走了!”

“还有这事啊!”

“当然啊,我当时就在现场,看的一清二楚!”

安争他们三个对视了一眼,心说就算是修行者也一样,造谣传谣的遍地都是。安争心说我要是到了小天境,早就已经直接去找自己想找的人了。

“我们来!”

陈少白挤到人群前面,掏出三块金品灵石递给赫连家的那个人:“我是紫萝的后代!我要进去!”

人群里一阵哄笑!

“哈哈哈哈!怎么还有这样的傻逼啊。”

“真是笑死我了,你特么的要是紫萝的后代,我就是青莲的长子!”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今天真是运气好,一出门就遇到这么一个百年不遇的傻逼。”

“你说错了,人家那是认真的,你看看那张小脸多认真啊……哈哈哈哈!”

陈少白回头看了看那些人,特别严肃的对安争说道:“帮我记住这些人的脸,等一会儿出来之后,我会一个一个的算账。我倒是想看看,嘲笑我的人有几个能扛得住我的大刀。”

安争:“为什么你自己不记住呢。”

陈少白认真的回答:“因为我记不住!”

赫连家那个人也笑的前仰后合,从口袋里摸了好一会儿,摸出来一块红品灵石递给陈少白。陈少白楞了一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赫连家那个人:“我觉得以你的智商我要是不给你打折的话,我对不起天地良心……哈哈哈哈。”

陈少白指了指那个人:“也算你一个!”

然后推门走了进去,安争摇了摇头,和齐天两个人跟在陈少白后面往里走。齐天一边走一边说道:“真可怜……我是说外面那些人真可怜,已经惹恼了咱们小白白,一会儿有他们受的。”

三个人进门之后发现屋子里的光线很暗,但是……简直奢华到了极致!外面破旧的让人多看一眼都觉得是浪费眼睛,但是里面竟然如此的奢华,让人以为走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明显屋子里的很多值钱的东西都已经被赫连家的人取走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值钱但对修行没有什么帮助的普通珍宝。

即便如此,也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出这屋子里的装饰和陈设。整个屋顶都是紫色的,上面镶嵌的都是紫色的宝石,造型如一条流动的银河,屋子里的光线就来自这些宝石。

柜台后面是个酒柜,酒柜里还摆着一些酒瓶,依然很新的样子。酒柜的两侧各插着一面小旗子,左边小旗子上写的是龙门,右边写的是:以为我会在这边写客栈或者酒肆或者酒楼或者酒什么的人都是大白痴,这边就是字多你咬我啊。

安争他们面面相觑,心说这个紫萝真是恶趣味……

地面铺的好像是镜子面一样的东西,分辨不出来是什么材质,光华平整的可以反映出人影。里面的空间很大,所有的做为都被隔开了,显得很私密。在中间位置还有一个舞台,中间离着一根光亮的铁棍子也不知道干吗用的。

屋子里已经有十几个人了,看起来都被震撼到了。虽然这屋子里的东西仅仅是值钱而对修为没有任何帮助,但真是太奢侈了。

“欢迎大家。”

赫连家的一个人走上那舞台大声说道:“在下是赫连铁书,负责在这里招待大家。进来的都是朋友,我先跟大家介绍一下这里……算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这里虽然很大,但一目了然,有什么大家自己看。每一件东西我们都标了价,若是喜欢就买下来带走。若是发现了什么暗藏空间,发现者和我赫连家平分暗藏空间里的东西。”

这倒也不算什么霸王条款,毕竟赫连家要想拿下这个地方,给大羲官方交上去的宝物就应该是一笔天文数字了。

“另外,大家可以来看看这里。”

赫连铁书带着大家走到一侧,指了指堆积在大厅另外一侧的一堆石头:“这里面可能会切出来什么宝物,但实事求是的说,我们没有发现。不过这是一位仙帝留下的,你们若是觉得自己眼里不错,可以挑出来切开。起价金品灵石一块。”

“疯了!”

有人说道:“就算切出来最多也不过时金品灵石了,起价就要一块金品灵石,真是疯了。傻逼才会买。”

“就是!”

赫连铁书耸了耸肩膀:“万一有人买呢。”

“我都要了!”

就在这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人,身穿着裘皮大衣,看起来粗犷豪迈,身后带着几个随从,也都是高手风范。这家伙进来的时候就带着一种王者的气度,这种气度可不是别人能装出来的。

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屋子里的人:“屋子里的东西我都要了,你们可以滚蛋了。”